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新鲜空气

自由,平等,博爱。

 
 
 

日志

 
 
关于我

喜欢背包旅行,喜欢吃各式各样的美食并且DIY,喜欢讲故事,爱做小手工,爱发呆。内心不足够强大,所以也爱交朋友。

网易考拉推荐

中国行(二)---抗议的穷人,多重身份  

2008-11-23 01:13:52|  分类: 中土无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抗议的中国穷人

公公和婆婆属于比较好奇的人。在上海住下的第二天一早便很早起床,沿街散步,希望能看到中国最真实的市井百态。但是宾馆附近的人行道晚间被占作停车位,于是他们两个勉强沿着大街走了100多米,便被擦肩而过的疾驰的车辆下的打道回客栈了。

早餐的时候问他们,这段百米行程中看到了什么光景,婆婆骄傲地说, 看到了十几个无声抗议的中国穷人。

“什么? 十几个人?还是无声抗议? 这么蹊跷的事情竟然能让他们遇到。”我这样想着,要婆婆形容一番。

婆婆说,这些人穿得不是很好,他们聚集在马路边,每人面前摆着一个白色的抗议的牌子,上边写着“血红色”的汉字。因为他们没有什么物品出卖,所以不应该是做生意的,想必只能是为了抗议。

听到这里不由得好笑。 我想,如果这些人穿戴整齐,带着眼镜,他们的牌子上写着的应该是“家教”,“数学”,“英语”……这些人穿戴得不是很整齐,那么,牌子上写的应该是“力工”,“木工”,“泥工”之类的文字吧。

于是解释给他们听,这些人不是在抗议而是在找零工。这样的解释又引起了他们的好多疑问:这样的零工的合同怎么签?劳保和失业,退休金怎么算? ……

(刚刚收到小玛和绿豆寄过来的刻满了他们中国旅游照片的DVD,打开看一看,觉得他们的照片很有趣。好多我们平时根本不注意的事情都被他们好奇地拍成了照片。所以这篇文章里,除了集体照之外,其余的照片都是出自他们之手。这样我们可以用他们的视角看看我们的国家。

我有意选择了一些比较市井的照片。上图:交错如网的电缆。这是在上海拍到的。这样露在外边的电缆,风吹雨淋,是多么大的安全隐患啊!还有下图:正在施工的工人。没有安全保护措施。就连支架也是倾斜着的。在这种条件下施工,如果出现意外,不知道工人的权利是否能够得到保障。)



太阳 懒散的中国军人

说另一件的引起误会的事情。

去年夏天和f6回国,天气正热。在北京的那几天,在树荫下经常能看到保安还或者街道的管理员,城管等等的人在树荫地下乘凉。我对这些人并不在意。

有一天,f6对我说:中国很美,只可惜中国军人一个个懒散而不修边幅,他们的形象是北京的一大遗憾。因为老爸是军人出身,所以我对他的这个评价很敏感, 耍酷 问其证据。f6 指着一个穿着制服,敞着怀,一手拿着蒲扇,一手摸着肚子的保安。这时候才明白,他把所有穿制服的人都当成了军人或者警察。


外国人看中国,几人能看懂?即便是来到中国看中国也有如雾里看花。如果我们不给他们解释,有多少东西他们能看明白,有多少东西他们看不明白呢?

 

 太阳 我的多重身份

第一次领着这么多外国人旅游,压力非常大。临行前家人,朋友给我打了好多预防针:比如防贼,防盗,防抢劫,防上当受骗,防碰瓷,防与人争吵,防车祸,防不法商贩,防走失,防迷路,防劳累,防腹泻,防暴饮暴食,防食物中毒,防寒防晒,防雨雪…… 委屈

 

在法国亲友团团员们一个个兴奋地憧憬着东方之旅的时候,我的脑子里浮现的却是险象环生的重重困境 尴尬 。我的这种紧张的情绪一直到旅行结束,飞机平安降落在巴黎戴高乐机场的时候才有所好转。

第一天重返单位,同事们都来问:“怎样?假期放松得不错吧?”我却说:“哪里哪里,我假期期间一直指望着返回法国,一边上班一边放松呢! ”大家把这个当成笑话,我说的却是真心话。


旅行当中,我有着不同的身份。比如去饭店,经常会被服务生当成导游。开始有人喊我“导游”的时候还没有意识到是在喊自己,等到后来,一听到别人喊“导游”,我便条件反射地回头。

等到了宾馆,我的称谓也换了。前台总会喊我“翻译”。被别人喊习惯了,也就懒得纠正了。最有意思的是,在西安的时候,登记入住宾馆。一个口无遮拦的前台小姐惊讶地问:  疑惑 “翻译,您跟客人住同一间房间?”我被问得想笑,于是解释:“我不是翻译,这些是我的家人。”  得意 

 

坐飞机的时候,每到餐饮时间,f6总会借此机会练中文。

他对空姐说:“我要一杯茶,”然后指着我,“她要喝‘枝子汁’。”

我小声说:“不是‘枝子汁’,是‘橘子汁’。”

f6 于是改口:“她要喝‘珠子’汁……”我于是又再纠正他。

还好,空姐的脾气和耐心都超级好。她们一定觉得f6小小的发音错误很可爱。每次被空姐表扬“汉语说得真好”的时候,f6都非常得意。一次,被表扬之后的f6看到空姐问公公喝什么,于是回头,用法语对公公说:“爸爸,你说‘我---

公公照做,说出来的却是:“我------”

f6像小老师一样纠正公公的发音,公公再发音,说出来的是:“我闸----

看到这种情况,我不得不亲自出马,回头说:“是‘嗤-------’”

公公于是学着我的样子,夸张地摇晃着脑袋:“嗤-------------------------------------------茶!”

笑得空姐端茶的手直抖,扭头问我:“您是汉语老师?这些都是您的学生吧?”

 

新鲜空气推荐阅读:
  评论这张
 
阅读(452)| 评论(2)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