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新鲜空气

自由,平等,博爱。

 
 
 

日志

 
 
关于我

喜欢背包旅行,喜欢吃各式各样的美食并且DIY,喜欢讲故事,爱做小手工,爱发呆。内心不足够强大,所以也爱交朋友。

网易考拉推荐

伟大的国际友谊 (一)  

2009-09-29 20:46:50|  分类: 巨细琐碎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俗话说,远亲不如近邻。这句话用在国际关系上似乎行不太通。上小学的时候学校经常组织扫墓,参观英雄,烈士纪念碑。因为和日本是近邻,所以近代史上,我成长的那个城市,英雄和烈士,有名的和无名的都比较多。虽然那时候年纪小,但是类似的爱国主义教育给自己留下的印象很深。小学上了不久,形势发生了变化,经济发展变成了“硬道理”,最初的爱国主义教育也一点点地变成了发展“中日友好”。可是有些东西真的是先入为主,跟着学校里“中日友好”的大溜,心里却是如何也友好不起来。以至于后来做了很长一段时间“粪*青”的义工。出国了之后,接触了很多不同国家的人,也交了一些朋友。才发现,不同的文化中也有很多共同的东西,没有沟通,大家互相观望着,主观猜测着,犹如作茧自缚。

 

好几年前,某个周一,遇到了一位越南朋友,一位相处得投缘的男孩子。他跟我说,他周末在*中*国*大*使*馆前示*-威,还说,分布在世界各国的越南人都在同一时间在中国*大*使*馆*门前*示*威。问其原因,说是因为领*海分界*线的划分的纠*葛*云云,听口气,好像还挺严重。至于孰是孰非,我并不觉得感兴趣。只不过,为越南人在中国*大*使*馆*前示*威*的事感到十分意外和尴尬。我说,你不会从此就憎恨我吧,他笑着说,“怎么会呢?我们是*针*对*中*国*/政/府,又不是针对你。”听了这话,仍然觉得尴尬,因为这让我想到了自己当时谈论日本和日本人时的口气。后来留心一些旅居法国的中国周边小国的人们的言谈,才发现,他们看中国,并不是象中国中央电视台新闻联播里形容的那样。中国也并不总是所有第三世界国家的好朋友或者老大哥。当然,小国的人们,他们其中的好多人并不真正的认识什么中国人,对中国也大多是通过他们的“新闻联播”来了解的。

 

我有一个法国同事,一次和她谈论关于政治,历史之类的话题时,说过一段很有趣的话,她说,小的时候大人告诉我们什么是真的,什么是假的。后来长大了,步入了社会,才发现真的都是假的,假的都变成了真的。等在社会上混了几年,自己变成了真正意义上的大人了,才明白,这个世界上其实没有什么真的,也没有什么假的。

 

这篇日志并不是要谈论中日或是中越友好,只不过说着说着就跑偏了。题目中“伟大的国际友谊”指的是法比友谊,法国和比利时的友谊。

我们所居住的香堤邑城(Chantilly)和比利时的Watermael  Boisfort 是友好城市,今年是友好城市建立的第五十周年。年初的时候,市政府号召市民在九月末接待来访的比利时人,留宿他们一晚。当时我们仍然住在公寓,房子很小,有心无力。后来买了房子,已经是四五月了,报名期已经结束。一次和一位邻居聊天的时候无意中知道,他是这次友好城市活动的组织者之一,于是问他是否还可以报名,走他一个“后门”。不过,这个后门可是帮了他的忙,因为报名愿意接待比利时人的法国家庭并不多,市政府的组织者正在发愁。于是我们就这样报上了名。

 

4月初买房,忙于结婚,之后又装修。几个月的忙碌,努力赶在9月之前结束装修的一期工程。紧赶慢赶,f6终于在周五晚上完了工,准备周六接待我们的比利时朋友。说是朋友,却素未谋面。当时市政府的人问我们希望接待什么样的客人,我们说希望能接待和我们年龄仿佛的人。那位邻居看f6留长发,便认定他有艺术天分,于是分给我们了一对艺术家:“歌手”或者是“歌唱家”夫妇(在法语里chanteur可以是歌手,也可以是歌唱家),总之,是会唱歌的人 。这是我们知道的有关要接待的比利时人的唯一的信息。

缺少具体的信息给我们的准备工作带来了困难,比如床铺,不知道他们的身高,很担心我们准备的铺盖不够长。还有饭菜,我们不知道他们的喜好,有什么忌口。菜谱也一换再换,用料精挑细选,努力希望做到让他们满意。翻来覆去斟酌,想得头顶升紫烟,干脆对自己说,还是随意吧,凡是能报名来法国参观的人一定思想上比较开放。说是随意,其实还是很刻意,买来了很新鲜的鱼片坐冷盘,炖的猪排骨,用几种蘑菇做的沙斯,奶酪也买了好多种,f6又做了苹果蛋塔。因为周六一天都有活动,所以晚餐要提前做好。我们两个人周五下班之后一直忙到午夜,周六清晨又早起,收拾好一下家里物什摆设更细节的地方。去面包店买好了新鲜出炉的面包,然后,匆匆赶到市政府报到。

我们去的时候,比利时人还没有到,首先是法国接待比利时人的家庭在签到。

签完到之后便是等待,在市政府的后院徘徊。正对后院的大厅正是我们几个月前举行婚礼仪式时的地方,当时的情景仍然记忆犹新。我们在市长面前说“愿意”和“愿意”,就是在这里。 偷笑 

在等待的时候,也观察接待的法国家庭。我们是最年轻的。其余的人大多都在五六十岁,最年轻的也要四五十岁。对于要接待的比利时人,我们有太多的未知,等待的时候很好奇,当然也不免有些小小的焦虑,希望不要遇到不好相处的人。我问f6担心的是什么,他说他担心的是我们的客人年纪太小,我们和他们有代沟。担心他们对食物很挑剔,我们精心准备到深夜的晚餐不被他们认可 …… f6 说,现在的年轻人,大多没什么品味。我们那么精心准备的晚餐,或许他们会觉得不如烧烤有味道,我们精心挑选的红酒,他们或许会象喝汽水一样一饮而尽只为求醉。他自己这样嘟囔着,我笑他,“瞧瞧你,人还没怎么老,就已经对年轻人有偏见了。”虽然嘴上说,但是心里和他有同样的顾虑。

 

我们一边聊天,一边在市政府周围散步。迎面开来了两辆大客车,我们的朋友到了。于是和f6跟着客车往市政府返,客车先我们而到,我们返回市政府门前的时候,客车正在“卸人”,首先走下来的是成群结队的年轻人,大约是高中生的样子。看到他们张扬的打扮,我真的开始担心了。当然比利时人中也有好多成年人,不过他们的年龄都在五六十岁左右,并不和我们的年龄仿佛,我们的客人会是什么样子的呢? 疑惑 我们跟着他们的队尾进了政府大院,转了几圈。突然听到有人喊我们的名字,原来是议员巴荷先生,我们的客人就站在他的身边。定睛一看,是一位大约五十来岁的夫人,突然觉得有些安心。那位夫人看到我们,显然有些意外,或许她并没有想到接待她的是一对年轻人吧?

问安,然后在人群中找她的丈夫,说是一位穿黑T恤的先生,他等我们不及,先行在市府花园溜达去了。f6 说,可能在花园一角的自助早餐点吧。因为活动签到的时间很早,市政府提供免费的咖啡,茶点和羊角面包。果然,我们在早餐点找到了她的丈夫,看到他首先看到的是一个大啤酒肚,一个富态的中年人,一脸的笑容,非常慈眉善目。看着他的大肚子,我心想,“歌唱家”一定就是他了。 大笑 他的手里拿着一个纸杯,不过里边不是咖啡,也不是茶,而是扎啤。我看了又暗自发笑,不愧是土生土长的比利时人,在欧洲,比利时人对啤酒的喜爱是出了名的。歌唱家的样子很可爱,很象漫画书里的某个人物。

就这样,我们接到了我们的客人,雅克林娜和阿兰夫妇。看到他们,我们先前的顾虑全都没有了。接他们回家,等他们安置好行李,我们又从家返回市政府,参与活动。(待续)

  评论这张
 
阅读(250)|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