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新鲜空气

自由,平等,博爱。

 
 
 

日志

 
 
关于我

喜欢背包旅行,喜欢吃各式各样的美食并且DIY,喜欢讲故事,爱做小手工,爱发呆。内心不足够强大,所以也爱交朋友。

网易考拉推荐

里斯本新年游记(二)  

2010-02-07 16:11:48|  分类: 拥吻欧罗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清晨,巴黎戴高乐机场直飞里斯本。隔着厚厚的云层飞行了4个多小时,飞机晚点到达。不过,里斯本和巴黎有一小时的时差,所以即使晚点也不觉有所影响。里斯本机场离市中心很近。飞机快着陆的时候贴近地面的民房,令人心惊。( 下图:看到小小的飞机了吗? 得意

 

出了机场,来到客车站,不由得眼花缭乱。照着旅游指南上的指示,应乘9路车,可是却并不见9路车的站牌。找了两圈,f6突然醍醐灌顶,会不会车的路数指标记在车上而不在站牌上呢?顿悟之后,找下去,果然发现了9路。f6 好眼力,这9路车的标志并不是用电子显示牌显示在车头,而只是在方向盘前放了一个写着“9“的纸板。

 

正待上车,听到旁边有人用法语嘟哝着“也不标记是哪一路车,怎么能找得到啊?”我当时也没有经大脑思考,接着话茬儿脱口而出:“有号码的,喏……在这里”。说完才一抬头,看到一个年龄相仿的法国小伙子,愣过之后他自己便扑嗤一下子笑了出来。

原是自言自语,以为在葡萄牙别人听不懂法语,却忘了这里是国际机场,周围尽是“外国人”。他笑了,f6和我也笑了起来。随后才发现那个男孩子的女朋友也是中国人,年纪很轻的样子,似乎没有什么幽默感,我们大笑的时候她在一边冷冷地看着,被我们的笑声显得有些孤立。

车不同路,笑过之后便各自东西。我们上车之后,f6和司机一阵“交流”,比比划划了好久才买好了票。司机竟然不懂英语,更不用说法语了。原以为在欧洲法国人的英语很差,葡萄牙人似乎还不如法国人。而且,葡萄牙语的发音很特别,比如会了英语和法语,再听意大利语,即便听不懂,但也能猜出来一两分,不过葡萄牙语就完全是另一码事了。“这一回,我们可是真的‘出国’了。”f6 笑着对我说。(左图:机场大吧里面竟然有GPS,并且注明每一站附近宾馆的名字,很是先进。)

打尖,住店,安顿下来已近中午,饥肠辘辘,出门找食。订的客栈在市中心,一溜两排尽是餐厅。不过,我们的“旅游圣经”上说得很明白。这一条街好比巴黎圣母院附近的圣米歇尔餐饮一条街,完全针对游客的餐厅,华而不实。秉着“圣经”找葡萄牙地方特色的餐厅,一边找一边欣赏街景。除去客满的和关门的(因为正值圣诞和新年之间,部分餐厅不营业),转了3刻钟,竟然找不到一家餐厅。  

七拐八拐,道路越走越窄,街景也越来越暧昧,不小心走进了里斯本的“红灯区”。还好是中午,该起床的还没起床,该上岗的还没上岗。(右图:橱窗里的暧昧)

记得好几年前在德国的纽伦堡,也是不小心走入了红灯区,正是黄昏,又和f6的父母以及外婆同行。那条街临街的建筑大多是落地窗,里边总会有浓妆的女子穿着凉爽地走来走去。大家都心照不宣地游离着目光,尽量不往橱窗里面看。

等穿过那条街以后,我们互相议论着,唯有外婆一脸茫然,她竟然没有注意到那里是“红灯区”。每每谈到此事,我都要和f6讨论一番:当时外婆是真的没意识到还是伪装的暂时性失明。但是每次我们讨论的结果都是以无厘头的结论告终,譬如:外婆在纽伦堡的几晚,每当大家都熟睡之后,她身披斗篷,头戴面具,深夜独闯红灯区,云云。 大笑 (左下图:红灯区的防火拴都被染成了暧昧的粉红色)


和f6出了里斯本的红灯区,走着走着又回到了市中心,走在了“小吃一条街”上,每家餐厅门前都有一到两位门童,手里捧着菜谱招揽客人。每每走过,白衬衫,黑西裤,帅气的门童都会礼貌地鞠躬,手一摆,亮出菜谱。一路走来,白袖招招,菜谱飘飘。越是殷勤就越是让人警觉,心理一下子便逆反了。最终,两个人还是停在了一家“圣经”上推荐的小餐馆,虽然已经客满,但也只好等了。

 
 

这个餐馆很小,只有五六张桌子。里面竟然没有什么装饰,更没有什么音乐,拥挤的餐厅里弥漫着炊烟。厨房不是封闭的,和餐厅只有一个柜台之隔。两位女士既掌勺,又兼服务员,收银员。

看看食客的盘子,饭菜以鱼排肉排为主,盘子很普通,食物也没有什么造型。这让我突然想到了以前在国内学校附近卖“三六九小炒”的餐厅。我突然对手里的“圣经”有所怀疑,看不出这个餐厅值得推荐的地方。f6也开始怀疑,悄悄问我,“要不然我们再出去找找?”我犹豫了一下,又摇了摇头。既来之,则安之吧。(右图:天网恢恢,f6在网下虔诚地读旅游圣经。 偷笑

 

等了好一会儿,我们身后人们排起了队,最终终于等到我们了。年轻的女厨师把位子指给我们,我们坐下,她才过来收拾刚才离开的食客的餐具,并递上菜谱。拿来一看,傻眼, 尴尬 竟然上面全是葡文……无奈,连蒙带猜,隐隐约约点了两道鱼,配菜也是很稀里糊涂点了下来,f6依然没有忘记点啤酒。

女厨师记下来,转了一圈回来,连连摆手。用葡语说着什么,我们猜她的意思是已经没有材料了。又无奈,于是闭着眼睛随便点了两样不同的东西。又又无奈,仍有一样没有材料,于是就又逼着眼睛随便点了一样。因为是闭着眼睛点的菜,没有了原先的手忙脚乱,点菜到平添了几分趣味。 得意 仿佛在抽彩票,至于中奖结果,要等菜上到桌面上才能见分晓。  

每次点完菜我们都说“thank you。”可是那位女厨师没有任何反应,不知道是因为她忙得顾不过来反应还是因为她听不懂这句最简单的英语。 f6一边翻着旅游指南,一边自言自语:“用葡语怎么说‘谢谢’呢?”这时,和我们同桌吃饭的两位中年葡萄牙人异口同声地说:“奥布里伽多!”我们两个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搞不懂他们的意思。其中一人用生硬的法语说:“谢谢……奥布里伽多。”隔桌有耳,他们居然在“偷听”我们的谈话! 惊恐

不过,想来他们也没有什么恶意。我们跟着这两个葡萄牙人练了几下子发音,待那女厨师来送啤酒的时候,我们现学现卖。她听了我们用葡萄牙语说的“谢谢”,抿着嘴微笑,很甜。后来,邻桌的中年人又用生硬的、断续的法语很好奇地问我们怎么能找到这里,我们笑着指了指我们的旅游指南。看来,这里果真是地地道道的针对本地人的餐厅,他们在这里看到我们这些“外国人”,觉得很奇怪。 调皮 我们偷偷乐……

 

上菜了,彩票中奖结果揭晓!原来我们闭着眼睛点了两份肉排,一份是牛肉的,一份是鸡肉的,配菜却是相同的,满满地装了好几盘。配菜相同,主菜相异,美味而实惠,算是中了二等奖。 得意 两个人在葡萄牙的第一餐吃得饶有兴趣,赞不绝口。

这次旅游和以往很不一样。以前去比利时,卢森堡,德国还是意大利,英语总是走到哪里都讲得通,而且旅途也总会听到法国人的声音,虽是旅游,但并没有“独在异乡为异客”的感觉。而这一次,因为语言的关系,两个人和周围的环境有所隔绝。自己能掌握的东西变少,对周围事物的好奇于是变得更多,所见所闻所感便更加有趣。


邻桌的两位中年人吃完饭,离桌结账,随后就坐进来了一对年轻人,是和我们一样的“背包游者”。他们坐下之后,我第一眼便注意到了他们手里的旅游指南,和我们的一样大小,一样厚薄,一样的封皮,只不过是西班牙语的。想来,他们也是因为这个指南才找到了这家不起眼的餐厅。他们点菜的时候同样的手忙脚乱,忙乱了一阵之后,他们找到了捷径,干脆就直接指着我们的盘子,意思说,就要我们吃的这道菜。

很有意思的是,次日,f6和我去里斯本西郊的Belem城参观。那天时雨时晴,中午的时候,躲雨躲进了一家餐厅,随遇而安地坐下来吃饭。当时餐厅里二十多张桌子,几乎客满。我们吃了大约半小时,旁边的桌子空了出来,一对情侣随即坐了下来,竟然又是他们!第二次相遇,我们互相用微笑认出了对方。这么多的餐厅,这么多的桌椅,这么多的游客,我们竟然连续两天在两个不同城市的不同餐厅并肩用餐,真是神奇。

在Belem那天,我们吃完饭后互相道别,女孩子笑着说:“明天午餐见!”我们回答“ok!明天见!”我悄悄地和f6说,“若明天真的又和他们并肩用餐,我一定要和他们留影留念。”不过,第三天中午,我们没有再遇到他们。 

这样和两个素不相识的人两次擦肩,可以算得上是一个小小的奇遇吧?或许以前的某天,或者将来的某一天我们还会这样擦肩,但一定互相不会相认。其实现在,对他们的面孔的记忆也已是依稀。

人和人的轨迹,有时平行,有时交叉,有时重合。
同是他乡出游人,相逢何必曾相识?

  (上图:面对大海的橄榄树和十字架)

  评论这张
 
阅读(1247)|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