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新鲜空气

自由,平等,博爱。

 
 
 

日志

 
 
关于我

喜欢背包旅行,喜欢吃各式各样的美食并且DIY,喜欢讲故事,爱做小手工,爱发呆。内心不足够强大,所以也爱交朋友。

网易考拉推荐

十八剪  

2010-05-10 00:47:48|  分类: 巨细琐碎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f6捧着我的脑袋,看了又看,良久……“嗯!手艺不错……这发型,这脸型……啧啧……真是,真是…… 浑圆啊!!”说完便哈哈大笑起来。我气,鼓鼓的, 发火 有些七窍生烟。 不过,这“浑圆”的事实却是不争的。


    去年,也是初夏的时候,写过一篇题为“ 烦恼丝 ”的文章。因为当时天气越来越热,头发越来越长,工作也越来越忙。想去理发店,又不得不提前预约,一时等不急,便自己给自己剪了头发。去年剪短的头发又一点点地变长了。今年3月中旬,人生小小地翻了一页,为了纪念,决定换个发型,让自己也新鲜一下。那时有一个月的长假,正准备去西班牙旅游。临去的前一天,心里想,先到理发店约个时间,度假回来之后,上班之前换发型。

    香堤邑城市不大,却有很多理发店,大小不一,价格高下不等。一个人在市里面转了一大圈,最后锁定了两家自己感觉不错的店。一家店宽敞明亮,气势宏大,一家店淡雅清新。犹豫不决的时候,突然注意到,那家大店的顾客十有八九是“贵妇”, 不懂 咳咳……我是说祖母级的贵妇。珍惜青春,远离“贵妇头”,于是便决定去那家淡雅的小店。

    接待我的发型师是一个年纪相仿的女孩子,美丽,恬静。我问她,这里预约需要等多久,她说,您若是决定了,马上就可以剪。我很惊讶,睁大了眼睛,说:“难道不需要预约?”她笑了笑:“若是周末就必须预约,平日里就不必了。”我想了想,想到了去年赌气自己剪头发的情景,接着又美美地憧憬着自己顶着漂亮的新发型在充满阳光的南方国度度假的样子,最后,做了下来,说:“好吧,我决定了。”

    我说,第一,我想彻底改变自己的发型;第二,新发型最好不需要过多的梳理;第三,发型的长度最好能够扎起来。发型师静静地听完了我的要求,我们于是开始翻画册,选发型。这个……其实挺难的。我看好的发型,不是改变不够“彻底”,便是过短,不足够可以扎起来。好不容易找到能够两项折中的发型,又必须精心梳理。三个要求不能“齐美”,重新安排轻重缓急,优先考虑“改变彻底”和“便于梳理”这两点。终于,在一本画册上找到了一块看上去不错的发型。

    理发师说:“你的头发的颜色和画册上模特的是不一样的。”我说:“当然。”心里想:“这个还用说吗?黑色的和金色的区别,我即便不戴眼镜也是能看出来的。”  她又说:“模特的面孔和您的也有差别……”“嗯,是的……”我答应着, 耍酷 心里想,这个发型师又说了一句没有用的话,我的视力再差,也不至于把发廊里的画册当成自己的相册吧?”理发师又说:“您的发质和欧洲人的也不相同。”“唔……我知道……”我还没等有什么心理活动,发型师马上说:“所以,剪出来的效果或许会和画册上的有不同,您要有思想准备。”

    说到这里,我才明白她之前的铺垫,概括一下也就是:如果新发型的效果不好,是我头发的颜色,我的面孔以及发质的毛病。理发师的责任被推得一干二净。这时,我突然感到心里没底儿了。 委屈 好像决定做一个大手术来救命,一切准备就绪之后,待到家属签字的那一刻,看到文件上一条条可能出现的,却又偏偏是后果自负的意外的时候,签字的手突然颤抖了。

    “既来之,则安之。”孔夫子的这话害人不浅。想到了孔夫子的教唆,我坚定地留了下来。

    开剪。理发师娴熟地“嚓嚓嚓,嚓嚓嚓,嚓嚓嚓嚓”,大约十剪下去,长发变短。她对着镜子,笑眯眯地问,怎么样?”我看了看镜子,里面短发的我有些像小学课本里的刘胡兰。  讽刺 “唔……还好……”我回答着,心里想,过一会儿等理发师层层修剪完之后一定会更好,现在刚开始剪,自然还看不出来什么形状。理发师说,“再有个三四剪就完成了……”“什么!” 惊恐 我不相信自己的耳朵,“完成了?”“对啊,这个发型就是这个样子的啊!”说话间,完成了她最后的三四剪。我再看看镜子,里面俨然是一位刚刚参加革命队伍的村姑,决定要彻底和万恶的封建制度一刀两断,于是抄起一把生锈的剪刀,割断了象征着旧制度的辫子。

    我的心里一片黯然,原本想说,“这个和画册上的不太一样……”话到嘴边,又被吞进去了,人家不是早就有言在先了嘛。失望难掩,我说,“在中国剪个头发,至少要一个小时,我还以为您这是刚开始剪呢,没想到这么快就结束了……”为了照顾我的失望,理发师又补充了三四剪,“这样……就,完成了!”她显得很高兴的样子。我心里想,能不高兴吗,不到五分钟,剪了多说能有十八剪,平均一剪刀2欧元,这还不算洗发和吹干的钱。

    接下来便是吹干,同样的简洁。理发之前,看价目表的时候,发现这里理发和吹干的价钱是相同的,还觉得奇怪。理发师的回答是:“因为我们理发和吹干所用的时间是大致一样的,所以这两项的费用水平相当。”听了她的解释,我还在想,法国的理发师可真够细心,吹干头发居然要用这么长时间。现在才明白,这句话现在应该这么说:“法国理发师真不敬业,剪头发的时间和吹头发的时间一样短。”

    头发被吹干之后,我不忍心看镜子,起身,顺手习惯性地往脑后一摸。理发师笑着说:“摸不到了,全都在地上了……”我回头看了看地上的一堆乌发,“咔咔……” 心碎 听到了心碎的声音。

    结账,刷卡,又一阵心痛。 花谢 就好像决定花100块钱买一只大大的,稀有的,熟透了的,红里透黄,流香四溢的甜芒果。待到拿在手里一看,发现攥着的居然是一只皱巴巴,脱了水又发了芽的烂土豆。这钱又不得不付,能不心痛吗?

    临出店之前,理发师地给我了一张优惠卡,我接过来,礼貌地看了看。原来,在这里理发,理到十次便有20%的优惠。我很礼貌地说:“谢谢,再见……”心里却在想:“永别了,我的法国理发师…… 在这里理一次头发,出门的时候已经是心口不一了,若是理上十次,那还不把人逼成‘笑里藏刀’吗?” 重伤

 

    回家照镜子,面对一下不敢面对的现实。 花谢 至尊宝说:“吐啊吐啊……习惯了就好了。”我在镜子里看到的不是猪八戒,不用吐。我看啊,看啊……却怎么都看不习惯。唉…… 找来发胶,梳一梳,粘一粘,掩饰一下啮齿状的剪痕,让发型看起来不那么“随意”。捣鼓了半天自己也不满意,于是作罢,眼不见,心不烦。


    收拾好度假的行李,傍晚,搭火车和f6在巴黎汇合。意料之外,他居然仍然在人群中认出了我。他极力称赞我发型的“浑圆”,一边赞一边坏笑。我说:“你不是一直期待我去做个‘贵妇’头吗?这回好了,“贵妇了”,而且还是乡下的贵妇……”说完,一阵沮丧。 难过

    f6看出来我是真的难过,忙说:“你不要这样妄自菲薄,我再看看……”说着,又端着我的脑袋看了半天,“嗯……我倒觉得,你的发型好像一个明星……像极了……越看越像……”

“什么明星?我认识吗?”

“当然认识,是个世界明星……”

我很好奇,“是谁?”

f6 慢悠悠地说,“是………………成龙啊!哈哈哈……”

“什么?!!” 发火 我气得真是哭笑不得,f6却在那里前仰后合。

 

    对新发型的适应需要一个很长的过程,对于我,也对于他。不过,剪糟糕的发型倒是给f6添了很多乐子。最开始的几天,他看着我就要笑。我从最开始的沮丧到后来的赖皮。我说,“反正,我的发型难看,若不照镜子,自己是看不见的。你看不顺眼我的发型,那真是你运气不好了。” 得意

    不过有时自己照镜子的时候,实在觉得不好看,于是努力地扎起来。可是,头发剪得太短了,扎得很费力。f6在旁边出主意:“扎一个不行,那你就扎两个吧!”于是,现在,我的发型偶尔也会这样:  偷笑

    (完)

新鲜空气推荐阅读:
  评论这张
 
阅读(359)|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