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新鲜空气

自由,平等,博爱。

 
 
 

日志

 
 
关于我

喜欢背包旅行,喜欢吃各式各样的美食并且DIY,喜欢讲故事,爱做小手工,爱发呆。内心不足够强大,所以也爱交朋友。

网易考拉推荐

进山了:安底斯鹰  

2011-12-08 02:24:46|  分类: 探秘南美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Arequipa 一日游结束了。次日,也就是2011年的9月5日,我们要进军科尔卡大峡谷。

晚上,下一站接待我们的向导把电话打到了客栈,和我们讲了一些需要注意的事情和这4天3夜的生活必需品,最后,出发的时间约在了早上的2点半。

好辛苦的蜜月,从法国出发的那天5点起床,在利马的那晚凌晨4点起床赶飞机,这第三天的起床时间居然提到了两点半。还好我们的时差还没有完全倒过来,对这样的作息还没有太大的不适应。

凌晨两点半,我们进大峡谷的向导如约而至。这是一个印加特征很明显的秘鲁人,细眼睛,皮肤黝黑,头上戴着一顶秘鲁毛线帽。他身材干瘦矮小却又透着一股说不出来的英气。他的英文很好,向我们自我介绍,他叫凯撒。

我们在夜幕中提着行李,尾随着恺撒上了一辆面包车,车里面除了司机还有另外两个人,看不清面孔,他们都坐在前排副驾驶的位置。面包车拉着我们在这座静谧的城市里走大街窜小巷,在不同的客栈又接了七八位游客,然后出了城。

车里车外一样的黑暗和寂静,大家各自不言语,在空调营造的暖暖的气氛中昏昏欲睡。我靠在f6的肩膀上,隔一段时间睁开一只眼睛看看前方车灯所及的地方,监视着路况和司机的开车技术。我也知道,这些小心眼儿除了给自己平添焦虑之外,没有其他的意义。不过,还好,看到汽车在没有照明的崇山峻岭中宽敞的柏油路中穿越,司机的驾驶相当的娴熟而且没有困意,小小的心安。

不知道开了多久,渐渐地感觉到了拂晓的微微晨光,天快亮了。我们过了一个牌坊,下了车。一阵寒风吹过,两个人瑟瑟发抖。海拔三千多米的高原,是早穿皮袄午穿纱的地方。没有经验的我们从出客栈以后就一直穿着“纱”。 委屈

看看下面这张照片,是f6在大脑和前爪同时冻僵了的条件下的杰作。暂且不说构图(请无视照片正中从天而降的大铁杵),连如此“冻人”的女主角都被拍得小到可以完全被忽略的程度,拍照的水平也着实是太凹了。 发火

我拿这张照片和f6理论,用以评估他的水平,f6居然振振有词,说:“把你拍得这么小是有道理的,这样你才不显胖嘛……”

额错了,额真滴错了……一开始额就不应该嫁给这个没事找抽的可恶的f6…… 大哭 


来看看“拍照”和“摄影”的区别,同样僵硬的条件下我的“摄影”作品(下图)。 偷笑 做人要低调,不跟上一张照片对比评价了。

我们到达的地方叫做Chivay。

向导们在这里买好了票,我们又和其他的游客在一家小饭馆吃了简单的早餐,再次登上面包车,向鹰谷行进。同行的游客中有来自美国的,加拿大的,还有一位以色列的男孩子。大家都是各自成团,都有私人向导。虽然同车,但是大家的行程却不相同,有的是一日游,有的是两日或三日,f6和我的行程最长。不同的行程里有一站是相同的,就是到鹰谷看安底斯鹰。


秘鲁的旅游业很发达,各旅行公司对游览行程安排得都很周到。去鹰谷的路上,天已经大亮,导游一路上介绍沿途的风光,也在一些景色优美的地方稍作停留,给大家一些欣赏和拍照的时间。

沿途经过了一座教堂,人们可以进教堂参观,也可以在教堂外边买纪念品,和盛装的羊驼,鹰还有盛装的“草根模特”合影。

这个地区盛产火山石,建筑师们就地取材。威严的白色教堂在蓝天下更显圣洁。教堂内部装修也十分具有地方特色,圣人们的着装透着印加时尚,不同文化之间的相互渗透一览无余。

都说天主教是个悲观的宗教,在他们的宗教画中总是渗透着人界和仙界的痛苦。在欧洲,至少在法国的教堂里,耶稣虽然苦楚,却不血腥。可是秘鲁教堂里的耶稣痛苦得让人触目惊心。

当地教堂里耶稣的塑像都尽量用真实的材料来制作,比如使用真人的头发和真人的指甲。耶稣们披戴着残忍的刑具,逼真的血液从遍体鳞伤的躯体里渗出来。这里的教会认为,耶稣的塑像越是做得血淋淋,惨烈烈,令人发指,越能让虔诚的人们体会到圣主为世人赎罪而付出的代价。

本着对宗教的尊重,我们没有对任何耶 稣塑像拍照。不过,现在回想起耶稣的面孔,仍然觉得有些不寒而栗。

沿途景色中给人印象最深的就是印加人的梯田。虽然当时正是冬末初春十分,农人们的耕作刚刚开始,但是雾霭中的田野仍让人心醉。


走走停停,一路游览过来,不觉得漫长。快要到达鹰谷的时候,一位向导给大家介绍安底斯鹰的特征,雄鹰怎样,雌鹰如何。据说,并不是每天都可以看到鹰,这要靠运气。这一点我们在以后和其他游客的交流中得到了证实,有的人在鹰谷等了两三个钟头都没有看到任何飞禽。

我们的运气很好,到达之后并没有等待,数十只鹰已经在山谷中盘旋着等待我们。


单纯看鹰并不让人震撼,触动人心的是自由自在飞翔着的鹰和背景里湛蓝的天空,以及沐浴着冬日暖阳的幽静的峡谷。浑然天成的美景让人忘记了凡尘中好的,不好的,令人满足的,令人不满足的,令人幸福的和令人不幸的诸多琐事。语言已经变得苍白,融化在大自然中的人们,没有了大脑,只有眼睛和心。


在车上,向导告诉我们,安底斯鹰是“一夫一妻”制,一旦选好了自己的配偶,两只鹰便不弃不离地生活一辈子。倘若哪一天其中的一只死去了,剩下的一只会从高空中径直冲下,撞到地面上,死在配偶的身边。

浪漫,凄然的美丽。

写这篇文章的时候,我没有按照自己通常的习惯,查一些有关安底斯鹰生活习性的资料来证实或是推翻向导的介绍。向导的故事讲到这里已经是完美的了,真实与否,这完全是无关紧要的。




照片看完了,现在来看看拍摄花絮。知道这些照片是怎么拍出来的吗? 得意

其实,山谷并不是想象中的那么空旷。

好一对儿玉树临风的璧人!穿着情侣装,连站着的姿势都是相似的。两张微笑着的面孔很有“夫妻相”。 
有图有真相!!绝对是铁一样的事实!!瞧瞧这张照片,如此默契,连目光都是一致的! 大笑 
可惜f6和这位美女路人甲都不是什么明星,要不然,凭着这两张照片准能讹他们一笔。 现金
  评论这张
 
阅读(480)| 评论(3)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