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新鲜空气

自由,平等,博爱。

 
 
 

日志

 
 
关于我

喜欢背包旅行,喜欢吃各式各样的美食并且DIY,喜欢讲故事,爱做小手工,爱发呆。内心不足够强大,所以也爱交朋友。

网易考拉推荐

芳邻DD : (二)林则徐禁烟  

2012-06-23 06:12:05|  分类: 巨细琐碎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公证处签完字之后,房子就是我们的了,搬家安排在随后的周末。我们约了几个朋友一起搬。当时我们两个人没有多少家当,搬家也很快很顺利。

 

当大家刚刚把最后一个箱子搬到房子里,关上门,喘喘气。突然,有人敲门。开门一看,是DD。他热情地和我吻颊,然后又一一和所有的人握手寒暄。DD说他和他的夫人要去他们的海边别墅过周末,马上要出发了。看到我们搬家,所以过来和我们打个招呼。然后他大大方方地向帮忙搬家的同事朋友做自我介绍,说他是我们隔壁的邻居。不过这一次,他没说左派还是右派,只是又反复说了一两遍邻里之间的团结论。DD走后,朋友们一致说,你们的这个邻居真热情,你们街区的氛围一定很好。f6 和我连连点头称是,我在心里暗暗地想到了原房东Lefevre夫人的忠告。

 

周末无话,周一晚上,两个人下班之后回到新家,房子里虽然还有许多东西要收拾,但是我们的心里一直美美的,享受着这陌生的宽敞的空间。两个人一边收拾东西,一边有一句没一句地讨论着家具物品的摆放。平平淡淡的幸福感,也很浪漫。这时候,突然听到了敲门声,开门一看,还是DD

 

DD径直走进门来,手里拿着一个烟斗,和我吻颊和f6握手。我们先是怔了一怔,不知道该说什么。DD随意地问了几句“怎么样?” “还可以吧?”“都挺好的吗?” “搬家挺顺利的?”我们一一回答完毕之后,就不知道该再说什么了,有些冷场。

 

f6 看着从DD手上幽幽升起的袅袅的轻烟,很礼貌地对DD说:“我们两个人都不吸烟的……在房间里吸烟,烟气散得慢。以前住公寓的时候,我们请吸烟的朋友来家里做客,他们想吸烟,都是下了四楼,到室外吸完了再回来的…… 要不然……我们到后院的花园里面说话?”

 

 DD说:“哦?你们不吸烟啊?这个烟斗……没多少烟的,没有关系,我一会儿就走。” DD真有“天下为公”的思想啊,在我们家里吸烟,居然说“没关系”。)

 

f6为人谦和,但却是一个讲原则的人,尤其是对待吸烟这件事情,他的态度同林则徐一般坚定。出于礼貌,f6嘴上没有再坚持什么,却转身把DD往后院的花园引。我随即说:“看,天气多好,我们应该好好享受一下。”也跟着f6往后院花园走。

DD不情愿地跟在我们的身后,嘴里面小声嘟囔着:“真的没有关系的……烟斗的烟很轻,不像香烟(cigarette)的烟那么呛人 ……”

 

三个人到了后院花园说了一些话,f6和我两个人都极其不专心,一边说话,一边想着如何赶快把家安置好。因为几天之后我的父母就要从中国飞过来参加婚礼了,而我们白天要上班,晚上只有珍贵的几个小时的时间来安置新家。DD没话找话地扯东扯西,扯了一会儿,也走了。

 

礼貌地送走了DD,两个人长吁了一口气,会意地相视微笑:Lefevre 夫人的话应验了,DD开始试探性地向我们进攻,一点点地粘过来。我冲着林则徐竖起了大拇指,对他的禁烟立场表示赞扬:“好战士,机智勇敢。” f6也对我竖起了大拇指,说 :“贤内助,温婉聪慧。” (这是我们两个人的优良传统:表扬和自我表扬,自我吹捧+ 互相吹捧。芳邻DD : (二)林则徐禁烟 - 新鲜空气 - 新鲜空气

 

 

此后隔了一天,周三傍晚,又有人敲门。

找呀找呀找呀找,DD找到了好朋友,敬个礼呀握握手,你是我的好朋友…… 敲门的当然不会是别人。

DD进了门,手里依旧提着他的烟斗。不过这一次烟的味道很轻,浓度也还没有到袅袅的程度,大约是刚刚点燃不久,烟斗里只有隐隐约约约零星的火光。


吻颊握手,f6和我依旧不知何云。DD热情地把无关紧要的话又都问了一遍:“怎么样?” “还可以吧?”“都挺好的吗?”我们也一一礼貌地回答了。只是,在寒暄的时候,林则徐的两只眼睛一直不由自主地盯着DD手上的烟斗。

当然,盯着烟斗的还有林则徐夫人的眼睛。两个人六只眼睛(林则徐夫人戴着眼镜,所以两个人一共有六只眼睛。)一齐盯过去,盯得DD心里有点毛,于是小心地用大拇指堵住了烟斗的口,堵住了烟。我的心紧了一下,担心他烫到手。似乎烟斗并不是很烫,或许至少,热度完全可以忍受。DD宽大的拇指堵了一会儿,烟被熄灭了。随后移开大拇指,然后再堵在上面,周而复始,颇有节律。好似这个举动是出于一种习惯,而不是对六只眼睛放射出的犀利的目光的畏惧。

 

出于礼貌,我们努力移过眼睛看着DD,和他说话,可是又总忍不住用眼角余光扫他的烟斗。看看是否冒烟,看看是否烫到手,看看他拇指的运动是不是一直保持着同样的节律。

 

DD集中了一下注意力,问,“呃…… 你们不需要什么工具吧?需要的时候和我说一声,我可以借给你们。” 我们连忙谢过,说一切都好,我们暂时不什么都需要,并且随口说 : c’est gentil ……”(c’est gentil ,“这真是善举”。 这是法语里的 一种很习惯的用语。并不一定是什么特别的赞扬。)

 

听到了我们说他善良,DD的脸上马上露出了得意的神色:“这个是很正常的嘛,年轻人!邻里之间就应该这样,要团结,要互相帮助……你帮助我,我帮助你,互相帮助……生活中,我们要团结……”

我们连连点头,接受党的教导。

 

不过,这一次的教导,有了一个鲜活的例子。看到我们点头,DD继续说,“你们知道吗?9年以前,邻居Zohra 一家刚搬过来的时候正好是星期天。天已经黑了,他们的孩子发了烧。因为搬家,他们一时找不到退烧药,药铺也都关了门。于是Zohra来敲我家的门。我给了他们退烧的药,他们孩子的烧马上就退了下去……“ 说着,脸上露出了得意,仿佛盖世的名医拯救了一个孩子的性命一般。

 

我们知道DD等待的是我们对他的敬佩和赞扬,不忍心扫他的兴,于是附和地说:“这真是善举……您说得对,我们邻居之间要团结…… 呃……我们俩现在都还好,都不发烧……”

 

闲扯了一阵,送走了DD,两个人又长长地吁了一口气。这一次的禁烟虽然不是像上一次那样直接,但是我们俩的目光却鲜明地表明了自己的立场。想来,DD是在一点点地试探我们的容忍度。两个回合下来,我们的立场自始至终非常鲜明,对禁烟毫不含糊。从此以后,DD来敲门的时候,手里就不再拿烟斗了。芳邻DD : (二)林则徐禁烟 - 新鲜空气 - 新鲜空气

(未完)

  评论这张
 
相关小组: 原创美文
阅读(428)| 评论(23)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